• 天天棋牌游戏
  • 亲情棋牌游戏大全
  • 友情棋牌游戏大全
  • 生活随笔
  • 校园棋牌游戏大全
  • 经典棋牌游戏大全
  • 人生哲理
  • 励志棋牌游戏大全
  • 搞笑棋牌游戏大全
  • 心情日记
  • 英语棋牌游戏大全
  • 宝贝生病心疼的句子_妈妈,让我心疼你

    时间:2020-02-10 10:28:27 来源:

    A
      妈妈的头痛病又犯了。她蜷缩在床上,一脸蜡黄,那袭她最得意的飘逸长发,此时像海藻一样层层纠缠在一起,使她整个人看起来特别憔悴。
      如果爸爸在,妈妈肯定不让我进她的房间。我知道她特别爱美,这样的状态和病容她绝对不想让我看见。但没办法,爸爸出差了,暂时还回不来,妈妈只能由我来照顾。
      一直以来,我和妈妈水火不容。她自己爱漂亮,就整天要求我也要这样、那样,烦都烦死了。我的性格比较像我爸,做事拖拉,粗枝大叶,对穿着也不讲究,但妈妈不允许我这样。她说,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样,要温柔、细腻,要漂亮、干净。
      小时候,我要穿短裤,但她规定我只能穿裙子;我要学架子鼓,她不许,非让我学小提琴。她说要培养我的优雅气质。可我不喜欢,我只想简简单单。我的毛躁在妈妈眼里,是最不能容忍的坏毛病。
      进到妈妈房间,看着躺在床上无精打采的她,我的心如虫噬般难受。妈妈的眼神那么无助,她一只手捂住头,另一只手无力地垂在床边。
      看见我进来后,她垂下眼睑,不看我。我知道,妈妈最惨淡的一面被我窥见了,那是她极不情愿的。以前她走出房间时,总是光鲜亮丽。
      “妈,我帮你煮点粥吧,然后再陪你去看医生。”我走到妈妈的床边,握起她的手说。
      妈妈扭过头不理我。我知道,妈妈有些难为情——几天前,我们又吵了一架,她的气还没有消。虽然现在生病了,但她对被我照顾,仍一身的不自在。
      “对不起啦!妈,那天是我错了,我不该顶嘴的。”我拉住她的手,摇了摇,希望她能原谅我。
      媽妈有时候就像个大小孩,非得我先认错,她才会开口说话。我慢慢搀扶她起来时,站在她身后看她的背影,眼泪猝不及防地就滑落下来。
      B
      妈妈生病了,是很严重的病,头痛只是表面的症状。爸爸说妈妈得了严重的脑萎缩,而她不肯去医院。原本爸爸想一直保守这个秘密,不告诉我,但现在他觉得我长大了,是该学会心疼妈妈了。
      在爸爸那里,我知道了很多我以前不知道的事情。妈妈曾是一名舞蹈演员,爸爸就是看了妈妈的演出后才喜欢上她的。爸爸说,妈妈的舞姿很美,在舞台的聚光灯下像一个舞动的精灵。
      爸爸刚告诉我这事时,我还不怎么相信,因为家里找不到一张妈妈的演出照片。
      “所有和舞蹈有关的东西都被你妈妈烧掉了,包括她所有的演出照片和获奖证书,她说她不想看见了又想起过去,让自己一直沦陷在记忆中走不出来。但实际上,你妈妈从来都没有走出来过,她一直活在她美好的回忆里,而现实生活让她痛苦不堪……”爸爸说。
      原来当年妈妈怀我时,吃了很多苦。作为舞蹈演员,妈妈每天都吃得很少,但怀上我后,妊娠反应强烈,为了让我得到足够的营养,她只好拼命地吃东西,吃了吐,吐过后再吃。
      生我时,妈妈又大出血,最后晕厥在产房里。九死一生后,我们母女终于安全出院。我逐渐长大了,妈妈的体型却再也没有恢复。我不知道是药物的原因,还是我的原因,变胖的妈妈再也没有机会重新登上舞台。她开始负责剧团的服装、道具准备工作,这些后勤工作让妈妈彻底失去自信。
      妈妈把目标放在了我身上,她希望我能继续她的梦想。但我从小就不听从她的话,小小年纪就知道和她唱反调。我身上没有一点她的影子,我不爱跳舞,不爱小提琴,不爱穿裙子,不爱留长头发,所有妈妈喜欢的,我都坚决不喜欢。看她生气时,我就偷着乐。我从来没有想过,年少的我曾经怎样伤害过妈妈的良苦用心。
      C
      记得上小学时,有一次学校要搞文艺汇演,妈妈不知从哪得到消息,她跑到学校央求老师让我参演。妈妈的热忱打动了老师,虽然我不是校舞蹈队的,但老师还是决定给我安排一个角色。她们让我演一棵树,我不想,但妈妈却是一脸感激地接受。
      妈妈帮我设计了很多动作,但我都不接受,我说:“我演的是树,树只要一动不动就可以了。”但妈妈并不这样认为,她觉得树也是千姿百态的,风起时,枝叶婆娑起舞,一样有自己独特的美。
      我看着身体已经臃肿的妈妈扭起腰时,笑趴在沙发上,嘲笑她的腰像大水桶。我是故意的,我觉得她什么都不懂,还老爱在我面前逞能。其实,如果我有机会见过妈妈在舞台上光芒万丈的表演,如果我能明白她的心愿的话,我当时定不会嘲笑她那么胖。那是妈妈的大忌,是她最怕听到的话。
      妈妈果然在我的笑声里僵住了。我当时以为自己赢了妈妈,却从不曾想过,我是多么残忍地伤害了她。
      在爸爸告诉我所有事情之前,我总是以和妈妈对着干为荣。她要我穿裙子,我偏把长裤自己剪成短裤穿;她为我买的漂亮发夹,我从来不戴,还转送给其他人。妈妈希望我是一个漂亮的娴淑女子,而我偏偏向往成为一个假小子,整天大大咧咧,连走路的样子都像男生。
      我不知道,妈妈是不是被我气病的——她所有放在我身上的希望都落空了。不仅如此,我还常常伶牙俐齿地顶撞她,把她气得哑口无言……
      想起一件件我曾经做过的事,想起一次次我曾那么深地伤害过爱我的妈妈,我的眼泪就控制不住地流。
      D
      爸爸说,妈妈的病时轻时重,有时她会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几个小时,就那么呆呆地坐在床上,目光倦倦的。爸爸还说,妈妈经常说到我,说着说着就流出眼泪。她害怕我真的讨厌她、烦她。她现在就像个孩子,需要关心和照顾。
      爸爸临出差前,第一次对我说了这么多话。爸爸的语气很沉重,我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压力,一直以来,他不仅要照顾好妈妈,还要瞒着我,不让我担心。
      我不能原谅自己竟然粗心到从来没有发现妈妈的状况是那么地糟糕,她和其他人不一样的言行,我都理所当然地认为那是她最烦人的表现,把气她当成一种荣耀……
      我把妈妈搀扶起来,拿起一把木梳,轻轻替她打理那袭长发,就像小时候她替我梳头一样。我的动作很轻,怕自己不小心弄痛了妈妈,但我的泪水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。
      这是我第一次心疼妈妈,还好,还来得及,我还能为妈妈做很多事情。
      我再也不想拂妈妈的心意了,她对我的好,我要全盘皆收,只有这样,妈妈才会更高兴。她要我留长头发,我准备留了,她要我穿裙子,我也不会再拒绝。我的小提琴已经拉得很好,我很期待能够在妈妈面前展现出我淑女的一面,我知道这是妈妈希望看见的。
      只要妈妈能够快乐起来,我愿意去尝试做所有我曾经极不情愿做的事。妈妈安好,于我便是晴天。我要学会心疼她,就像她曾经爱我那样。

    • 天天棋牌游戏
    • 亲情棋牌游戏大全
    • 友情棋牌游戏大全
    • 随笔
    • 校园
    • 哲理
    • 励志棋牌游戏大全